往后许多年。

这一天发生的事被当成了一段珍藏的回忆。

或许,它的过程并不精彩,但却是那段时光里最轻松,最具备意义的日子。

只是后来,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悲愤事件,以至于想重新再走一遍,都成为了一种奢望。

......

次日。

暖阳下,可见芬芳。

早一步起床的姬甜,正在阳台上赏花,七点相差不多些的时间点,最为舒适。

咚咚!

没过多久,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,姬甜一眼就瞧见了正站在门前露出憨厚笑容的雷狂已经唐通两人。

“早啊。”

几人互相打过招呼。

续而。

雷狂两人进屋一阵扫视,没见到帝世天身影之后便又问:“嫂子,咱家大哥呢?”

“还没起。”

姬甜指了指自己的房间道。

这个时候,她也注意到唐通的手中端着一套四四方方被叠到无比整齐的兵装,透过折叠的缝隙甚至还能瞅见夺目的光芒,这是一套统帅服,不用想也知道他的主人是谁。

这么快?

姬甜心中一紧。

大致猜到,帝世天留下来的时日不会多,但没想到会这么匆忙。

不过,在这一方面相对清醒和理智的她并没有多问,只是问了句:“你们吃过早餐没,我正要准备,不如留下来吃了再走?”

闻言。

雷狂两人脸上露出一抹为难。

他们何尝不知道,姬甜的用心良苦?但没办法,在某些程度重大的事件上,他们身为下属只有建议权,并没有决定权,类似处理岭南境山那边的这件事上多拖一刻。

发生变故的可能性,便多一分。

“来了?”

也恰好,帝世天这个时候突然自房间走出,不然雷狂两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姬甜。

“车已经准备好了,您的行程是今天上午之前到家告别,今晚就得到达岭南,以免其鹰犬得到消息跑路,所以时间相对紧迫。”雷狂上前回报道。

帝世天点头。

其后,目光看向姬甜。

后者缓缓展开笑容,然后从唐通的手中接过那套兵装主动上前道:“我为你穿衣。”

中途。

姬甜的巴掌触及到那些个功勋章的时候,五指乃至神情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,常言道,事物往往不能光看表面,在这些功勋章的背后,一定都是难以估计的惨重代价。

这一点,毋容置疑。

身为普通女子的她,甚至很难想象处在这个年龄段的帝世天这些年究竟付出了什么,才换来这一身的荣耀。

一番整理着装,足足用了十分钟。

帝世天半分微动,任由姬甜将自己全身上下没每一都整理的毫无瑕疵,她是那般的安静认真,动作之温柔细腻,仿佛生怕将这件兵装弄皱半点。

因为,这是她家男人的荣耀。

身为女子身,不谈为其守护这份荣耀,起码得懂爱惜。

“我等你回来,保重身体。”姬甜捏着帝世天的衣领,害怕松开又不敢过度用力,外加满眼不舍的样子,不禁让人心情莫名的沉重。

时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重生之神级豪婿

零零后小白

剑仙在此

乱世狂刀

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

新尘初旧

红豆历劫记

柳家阿眠

龙门战神

胡说大师

诡异修仙世界

龙蛇枝